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
全文免費閱讀 作品大全
北境戰神楊天 作者:全文免費閱讀 分類: 都市 3247 人在讀
第1章“少帥,請務必和我們回去,楊家需要您去主持大局。”“您父親已經發出命令,務必讓您回家,您若不回去,我們不好交待啊。”一輛經過偽裝的軍用吉普內,後排坐著一個星目劍眉的青年男子。車窗外,一名老者,對他苦苦哀求。楊天坐於吉普車副駕駛,神情漠然。“我就是一個孤兒的命,十多年前他將我丟棄,從那時起我便不再是他兒子,當初他把我像條狗一樣丟掉,現在憑一句話就想讓我回去,當我楊天是什麼人?”“少帥......”“開車!”冷峻的
最新更新: 第4483章
神王楊毅 作者:全文免費閱讀 分類: 都市 2635 人在讀
戰神歸來,發現女兒被欺,生命垂危,妻子卻和彆的男人在酒店……
軒轅英雄林以衣 作者:全文免費閱讀 分類: 都市 1634 人在讀
六年奮戰,戰神歸來!醫道聖手,財權無雙!曾經的恥辱和欺壓,他將會逐一雪恥!當年的虧欠和內疚,他也會依次償還。除了這片錦繡山河,他也有需要守護和疼愛的人……嶽母:你個臭要飯的,馬上和我女兒離婚。女婿一個電話四大五星戰將來拜!嶽母:我錯了!求求您彆離開我女兒!
葉凡唐若雪醫婿 作者:全文免費閱讀 分類: 都市 598 人在讀
“你媽胃腫瘤惡變,再不交出十萬動手術,隻能活一個月了。”走廊裡醫生的聲音很平淡,但落在葉凡耳朵裡卻像針一樣紮心。儘管早有心理準備,但到了這一刻,淚水還是忍不住湧了出來。葉凡快崩潰了,因為昂貴的費用,自己根本拿不出來。養父葉無九一年前跑船失蹤,養母沈碧琴胃腫瘤暈倒住院,剛畢業的葉凡成了家裡頂梁柱。這一年,為了給養母治病,葉凡不僅用儘了家裡積蓄,貸儘了所有網貸,還去唐家沖喜做上門女婿。他在唐家做牛做馬,尊嚴喪儘,才換來五十萬。但這筆錢,在醫院轉眼用儘。葉凡現在全身就剩下一部手機和十塊錢了。“還要十萬
神醫狂婿林炎柳幕妍 作者:全文免費閱讀 分類: 都市 392 人在讀
第1章“啪!”林炎剛剛心不在焉的打開大門,一件黑色布料砸在腦門上,擋住他的視線。伸手一抓,才發現是一件黑色薄款踩腳緊身褲,站在自己眼前的,是一位二十歲左右女生,穿一身紫羅蘭校服,露出一米二的長腿,正叉著腰嬌聲喝斥。“林炎,你是不是腦子壞掉了?”“我跟你說過多少次?我的衣服都是高檔貨,要手洗的,你是不是給我機洗了,你看看,都勾絲了,破襠了,叫我怎麼穿?”“你賠得起嗎?廢物就是廢物,連個衣服都洗不好,留你在家裡有什麼用,還不如養隻狗。”
最新更新: 第3489章
醫婿葉凡 作者:全文免費閱讀 分類: 都市 341 人在讀
“你媽胃腫瘤惡變,再不交出十萬動手術,隻能活一個月了。”走廊裡醫生的聲音很平淡,但落在葉凡耳朵裡卻像針一樣紮心。儘管早有心理準備,但到了這一刻,淚水還是忍不住湧了出來。葉凡快崩潰了,因為昂貴的費用,自己根本拿不出來。養父葉無九一年前跑船失蹤,養母沈碧琴胃腫瘤暈倒住院,剛畢業的葉凡成了家裡頂梁柱。這一年,為了給養母治病,葉凡不僅用儘了家裡積蓄,貸儘了所有網貸,還去唐家沖喜做上門女婿。他在唐家做牛做馬,尊嚴喪儘,才換來五十萬。但這筆錢,在醫院轉眼用儘。葉凡現在全身就剩下一部手機和十塊錢了。“還要十萬
璀璨人生葉辰蕭初然 作者:全文免費閱讀 分類: 都市 314 人在讀
葉辰是所有人都瞧不起的上門女婿,但冇有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卻是頂尖家族的大少爺,那些瞧不起他的人,終究要跪在他的麵前,誠惶誠恐的叫他一聲爺!
最新更新: 第5040章
西境之王,影門之主,一代戰神,淩皓!五年前,養父一家人被人滅門,九死一生的他被秦雨欣救回一條命,爾後被神秘人帶走,機緣巧合下進入軍營。五年後,一條簡訊將戰神從槍林彈雨的戰場召回了紅塵俗世,直到這一刻,他才發現自己多了個女兒。自此,蛟龍入海,風起雲湧,一代戰神化身超級奶爸,護家人,鬥豪門,刀光劍影,快意恩仇…
最新更新: 第2038章 出禁地
葉辰蕭初然 作者:全文免費閱讀 分類: 都市 259 人在讀
第1章豪華的蕭家彆墅,一片燈火通明。今晚,是蕭家的家主蕭老太太七十歲的壽宴。一眾孫子、孫女、孫女婿紛紛奉上豪禮。“奶奶,聽說您愛喝茶,這塊百年普洱茶磚價值五十萬,是送給您的壽禮。”“奶奶,聽說您信佛,這個玉佛是和田玉雕琢的,價值七十萬”蕭老太太看著各種禮物,開懷大笑,全家一片其樂融融。這時,蕭老太太的長孫女婿葉辰忽然開口說:“奶奶,能不能借我一百萬,福利院的李阿姨得了尿毒症,需要錢治病”整個蕭家一片震驚。所有人都用不
最新更新: 第5040章
一世至尊葉凡秋沐橙 作者:全文免費閱讀 分類: 都市 219 人在讀
“小凡少爺,十年了,怨恨再深,也該淡了。”“更何況,當年之事,老爺子已經知錯。如今讓你父親登為家主,也是在間接向你示好。”“今日前來請你回家族,也是老爺子默許的。”“如今楚家傳承後繼無人。”“你身為楚家長孫,楚氏先祖欽定的也是當世唯一的天字輩後人,執掌家族,延續傳承,本就是你義不容辭的責任。”雲州市,護城河邊,一位穿戴尊貴、談吐不凡的老者,苦口婆心的勸著。而他麵前的男人,聽到這些之後,卻是笑了,滿臉自嘲。“嗬嗬,長孫?天字輩?”“真是笑話!”“十年前,我與母親像狗一般被你們掃地出門之時,你們可曾